• 《鲸鱼女孩·池塘男孩》写作期间之二三事及杂感(3)
    2010-04-26 12:18发表

     

    刚动笔?#31508;?/span >40岁那年,也就是去年,也就是今年的前一年、前年的后一年。

    据?#30340;?#20154;在40岁时会有个关卡,会变得灰色、失去?#20998;尽?#20250;气馁,

    会觉得人生大概就是这样了。

     

    我好像没碰到这种关卡。

    因为我一直没什么?#20998;荊?#19981;想证明什么给别人看。

    人生的每个当下都?#38376;?#21147;与尽力,我尽量做到。

    至于要证明什么给别人看?我觉得那太累了,也很无聊。

    每个人的一生应该追求的是自我价值的肯定,而不是藉由别人的肯定来肯定自己。

     

    我写东西也是一样。

    因为是自发性的书写,所以写自己觉得顺的东西就好。

    有人会为了证明自己?#37096;?#20197;写某些东西而写,但我不会。

    如果要证明自己很厉害,那?#19968;?#20570;别的事,不需要写小说。

     

    很多写作者一生都在追寻属于自己的风格,

    然而一旦形成自己的风格后,却?#26234;?#26041;百计想打破它。

    因为怕读者会说:你怎么老是这样的风格,不知长进。

    所以写作者是很可怜的,因为会想太多。

     

    李白写了几百首诗,每一首诗都有李白的风格。

    你会不会希望李白写点别的风格的诗?

    这问题不是李白做不做得到的问题,而是他需不需要这样做的问题。

    如果想读别的风格的诗,那就再读杜甫、白居易……

    不需要李白写出另一种风格的诗。

     

    很多东西都会变,作者的心态?#19981;?#21464;。

    改变通常是自然形成的,不必刻意,时间就是最强的氧化剂。

    40岁的你自然跟20岁的你不一样。

    但有些东西不太会变,就好像即使你已经40岁了,

    你在?#25913;?#30340;心中,可能仍是小孩。

     

    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,总之在写《鲸鱼女孩?池塘男孩》时,常会胡思乱想。

    这是无法太专心的原因之一。

    但好处是,因为胡思乱想,我好像又想起以前一些该写而未写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这十?#25913;?#26469;,我写的东西都被归类为爱情小说。

    我对归类这件事和爱情小说这东西都?#28784;?#35265;,因为我只负责写。

    读者通常某种程度上会被牵着走,比方说金庸写了《神雕侠侣》,

    因为是金庸,所以《神雕侠侣》是武侠小说。

    我们来假设一个状况,假设《神雕侠侣》是我写的,假设。

    那么你可能会认为《神雕侠侣》是爱情小说。

    事实上说《神雕侠侣》是爱情小说也不会太离谱。

     

    所以我这些年来一直被问:

    「你会不会想写别的题材的小说?而不是只写爱情小说?」

    一般的写作者可能会被激起?#20998;?#25110;为了证明自己?#37096;?#20197;写别的题材,

    于是刻意彻底改变自己的写作方?#20132;?#39118;格。

    我?#27604;?#19981;会这么做,这点我在<a href="http://jht.pixnet.net/blog/post/7921416">《孔雀森林》的后记</a>就提到了。

     

    如果你觉得我刚愎、固执、不知长进,那?#27425;?#24456;抱歉。

    ?#19968;?#26159;想写我想写的东西,而且可能?#26434;?#26368;舒服或最习惯的方式写。

    很抱歉?#20960;?#20102;你的期望,但我只是素人写手,我对文学价?#24471;?#26377;企图心。

     

    一个写作者应该成长,应?#38376;?#21147;写出更好的小说。

    读者期望的是看到这个作者写出更好、更深刻的小说。

    这点作者该谨记在心。

    我也谨记在心,不曾稍忘。

    那么这就够了。

     

    《鲸鱼女孩?池塘男孩》写得好不好,我目前还无法客观评论,因为我只看一遍。

    ?#27604;?#25105;自己也无法客观。

    写作期间我不断思考是否该继续写之类的问题,?#37096;?#34385;过放弃。

    我指的是放弃再写东西。

    对我这种人而言,一旦决定放弃,那就是死也不会再写。

     

    题外话,两年前我面临过一个从此放弃写作的契机。(说契机好像有点怪)

    那是一个状况,简单说,如果我那时得到那个工作,我就一定不会再写。

    幸好(?#37096;?#35828;是不幸)我并没有得到那份工作,虽然只差一点点。

     

    话题再拉回来。

    这部作品对我的最大意义,已经不在于好或不好,

    而是它让我想起以前那种很想写点什么的冲动,

    也让我想起一些曾经忘记过的东西。

    以我现在的观点而言,?#19968;?#24456;惊讶?#31508;?#30340;我为什么会想写那些东西?

    而这个「?#31508;薄梗?#29978;?#37327;?#33021;是十年前。

     

    在网络上写久了,什么声音都曾听见。

    这是网络的特性。

    所有对你作品好或不好的心得,可以透过很多方式让你立刻知道。

    我这?#27492;得?#21035;的意思,我只是很感谢对我作品有好评价或是有共鸣的人,谢谢。

    我通常可以因此得到力量。

     

    至于骂得很凶的人,我也尊重,?#19981;?#25509;受。

    我一直觉得自己被过度评价了,也就是说,只有60分却被说成80分的那种评价。

    如果我接受了高估的评价,而且习以为常,

    那?#27425;?#21548;见贬抑的意见我也该欣然接受。

    这样才公平。

     

    这个系列先到此结束,因为有些想法不太适合再用这个标题。

    等以后再以别的标题发文。

    有些很个人的东西,本来想写,后来还是忍下冲动不写。

    毕竟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我那个年代的江湖了。

     



    《鲸鱼女孩,池塘男孩》预售版:点击购买
    他的日记分类
   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白小姐心水论坛 冰球即时比分网 2019年麻将馆允许开吗 燕赵福彩网排列七什么时候开奖 广东33选7最新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彩计划 9的组选号码 彩票程序的原理 福建36选7开奖那站中奖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 149哪些数是连码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吉林快3跨吉林快3跨度表 内蒙古时时彩怎么查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势图